• <nav id="c8ykw"></nav>
  • 當前位置首頁 > 幼教新聞 > 正文
    返回上一頁

    園長痛點:拿什么拯救你,幼師的高離職率

    發布時間2020-10-12 13:25:55 作者:蛋君 來源 點擊810

    當代學前教育網作為專業幼師、兒童類賽事主辦方,在深耕幼教領域近10年的時間里,與兩岸三地及新加坡地區的近萬所幼兒園園長、教育集團負責人進行合作交流中發現,無論是公立幼兒園、民辦幼兒園,幼師高離職率是困擾園所管理最大的難題之一。

    不同教齡幼師轉行意愿對比

    從數據上看,教齡1年以下的新幼師“經常考慮轉行”的占比最大,達到43%,其次為教齡10-15年的幼師,從“已經決定離職或已離職”的數據來看,可謂是3年一個“坎”,因教齡1-3年的幼師離開率最高,達到9.5%。其中民辦普惠園幼師離職率最高可達92.3%。(數據來源:大象山教育智庫&幼師口袋)

    低收入、高壓力正在逼走優秀幼師

    幼師離職率只是表象,該問題更深層次的答案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得到。

    圖片來自網絡

    從生活待遇方面來看:多數幼兒園及幼教機構都可以為幼師提供包住宿待遇,為剛畢業的她們營造家的氛圍。除此之外,也為幼師提供免費餐飲待遇,為幼師節省大筆生活成本,在一線、二線城市這兩項優勢相對于其他行業與崗位是不可多得的福利。

    從行業收入上來看:由于幼師入行門檻不高、學歷水平整體偏低,新晉小白月收入普遍在2000元以下,部分地區月薪酬只有500-1000元。很多幼師都是信心滿滿入職,逐漸被低收入消磨掉滿腔的職業熱情。

    從職業上升通道上來看:學前專業的畢業生非常搶手,各園施展渾身解數吸引她們到園,經歷過熱門專業遭人哄搶的虛假繁榮后,而入職后多數幼師發現,每日雖然工作勞累繁瑣,但是職業晉升通道非常不明晰。園所為了創造收益壓縮成本,在幼師職業培訓上投入不多,導致幼師群體在工作后,對自己的職業道路產生懷疑迷茫。

    從職業價值上來看:中國人對學前教育的重視程度逐年增加,家長們把更多的熱情與金錢投入到校外才藝培訓機構,對園所的功能定位局限在看護幼兒的范疇,幼兒教師的職業價值得不到根本性的肯定。

    從國家投入角度來看, 根據教育部發布的2019年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統計快報,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為40049億元,學前教育、義務教育、高中階段教育、高等教育經費總投入分別為4099億元、22780億元、7730億元、13464億元,比上年分別增長11.63%、9.12%、7.53%、11.99%。與其他教育階段投入相比,盡管教育投入在持續增長,但在學前教育方面的投入總體依然偏低。

    從社會角度來看,幼師的社會地位偏低,除學歷因素,輿論導向也吹了部分偏門的風。絕大多數幼師熱愛孩子,在看護與教育時秉持專業性,個別負面新聞發生,媒體的報道、炒作把幼師描繪成洪水猛獸,導致社會上很多人在把幼兒送園前忐忑不已,戴著有色眼鏡看待所有老師,很多幼師承受著她們本不該承受的無形壓力。

    如何從根本上解決幼師高離職率

    在與幼師群體接觸的過程中,當代學前教育網小編可以負責任的說,作為與低幼直接接觸的群體,幼師是教育領域最可愛的育苗人,所以穩定教師群體,從根本上改善幼師待遇,是我們喜聞樂見的結果。

    圖片來自網絡

    國家政策,園所扶持

    國家將學前教育作為建設和諧社會的重大民生工程,是各地政府的重要工作日程,并從政策層面加強幼兒教師隊伍的建設,依法落實幼兒教師地位和待遇。

    但在實際操作層面,多數地方并沒有落實《幼兒園教職工工資保障辦法》(幼兒教師工資不低于當地公務員)、《專業技術職稱(職務)評聘機制》和社會保障政策,提升和穩定幼師隊伍的道路走得緩慢而艱難。職能部門必須意識到,重視幼兒教師的培養與待遇問題對學前教育整體提升的重要性,必須多種渠道加大對學前教育投入,各級政府要將學前教育經費列入財政預算。

    在教育主管部門的監管下,園所必須切實落實幼師待遇問題,讓該群體的勞動與收入持正比。優秀的幼師是專業的育兒師、咨詢師與客服的結合體,但是拿著與工作強度不匹配的薪酬不利于教師隊伍的穩定性。

    人文關懷,職業晉升

    很多幼師在執業期間非常迷茫:工作強度大,工種復雜,既需要專業的教育素養,又需要客服的溝通技巧,靠自身學習無法滿足家長與幼兒的教養需求。

    小編建議,園所需要建立常規、長期專業培訓機制,幫助教師在職業晉升的道路上“武裝”自己,提升個人素質。既滿足家長對素質教育的剛性需求,同時滿足教師自我價值的實現。明確職業晉升通道,為幼師樹立職業目標。

    同時,在團隊建設與人文關懷等方面增加教師對園所的認同感,讓教師產生價值認同,并與園所共同進步。

    輿論導向,社會認同

    近年來,虐童事件頻發,其中不少是發生在幼兒園中的惡性事件。這些事件雖極具代表性,但是這并不代表廣大幼師隊伍的整體現狀。人性使然,任何行業都可能出現突發、意外、惡劣并引發公眾批判的事件,幼師團隊也不例外。但是因為施虐對象是兒童,施暴主體是人民教師,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,公眾對該類事件的關注度更高,憤怒指數更高。

    社會對幼師團體不止監督的職責,更有認同的責任。每個家長都會抱著“這個老師會不會虐待我孩子”的懷疑態度先入為主,教師獲得信任像抽絲剝繭。社會應該給幼兒教師更多的理解和寬容,家園共育才不是一句口號。

    教師團隊的流動率是對一個園所領導的運營能力最大的考驗之一,小編在此呼吁,關注幼師,關注她們的薪酬待遇、成長道路及社會價值,打造一支專業穩定的幼師團隊絕不是一句口號。


    中文字幕大香视频蕉无码